邪魅總裁的萌寵(+番外) by 顧楚 [平胸攻X霸道受]

文案:
  蒼漱是來報恩的,他謹遵長老們給的秘訣,扮成人類小心的進行著恩主觀察日記。可是……長老沒有告訴他,身份暴露了怎麼辦QAQ……

  看著面前瞪著烏溜溜水靈靈眼珠的小白團子,封逸只感到頭大——剛剛懷裡的小美男呢?這隻白球哪裡來的!

  文名已經暴露了一切,短篇,依舊傻白甜狗血風。不介意小弱攻的就可以放心跳了,這是一個小甜餅。

內容標籤:豪門世家 情有獨鐘 甜文

★★☆☆☆
短篇,弱強,除了番外H完全看不出攻是攻囧
第一次見到平胸攻XDDDDD

CP:蒼漱X封逸




  ☆、長老讓我來報恩

  夜幕降臨,炫目的霓虹燈燦爛了都市的夜景。而對於白天辛苦工作的人來說,美好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酒吧門口,一輛輛跑車呼嘯而過,衣冠楚楚的男人們陸陸續續的走進去。
  蒼漱小倉鼠的身體穩穩的趴在馬路對面的樹幹上,瞪著面前色調昏暗的酒吧,苦惱的舔著爪子,有一搭沒一搭的梳理著自己的毛髮。
  他可不是普通的倉鼠,而是剛剛化成人形的靈鼠。他們這一族在化形後都要去找到自己的恩主,完成報恩的任務後才能繼續修煉。
  這本來是很容易完成的,每只倉鼠都有一個特定的恩主,他們之間是有感應的,只要找到那個人,並滿足他一個願望就可以了。只是,族裏的長輩告誡他們,人類變得越來越不輕易相信別人,甚至部分人貪婪無度,所以他們往往不能直接暴露自己的身份,任務完成的也就越來越困難。
  蒼漱原本一直呆在靈山上,近日才化形,今天還是第一次下山進城來。感應到自己的恩主就在這個酒吧裏,所以才先藏身到路邊的大樹上觀察形勢。
  小倉鼠的身體只有巴掌大小,一雙小巧半圓的耳朵,一個粉嫩嫩的鼻頭,圓滾滾烏溜溜的眼珠,渾身白毛絨絨,活像是一個小白球一樣,異常可愛。
  等到觀察的差不多了,蒼漱眼前一亮,像是想到了什麼,歪頭咬了片樹葉,緩緩隱去身形。
  ……
  不一會兒,一個清雋的人影便從大樹後面走了出來。看起來十七八歲的樣子,毛茸茸的細碎烏髮,精緻的五官,小巧的鼻唇,白皙的包子臉帶著小小的嬰兒肥,尤其是一雙水靈靈烏溜溜的眼睛,靈動至極。
  只是,這麼一個純粹清透的少年,一看便不由得猜想是哪家被保護的太好的大家少爺,此時卻偏偏穿了一身大一碼的男士西裝站在酒吧門口,還是個出了名的gay吧。
  來來往往的路人不由得多看了他幾眼,隨後隱隱指指點點的走遠。
  蒼漱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他們幾眼,再低頭看了看自己剛剛的裝備——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呀!
  這可是他看進酒吧的大部分人都穿成這樣才變出來的!
  不再去管其他人怪異的眼神,蒼漱整了整衣服,昂首挺胸邁步大搖大擺的走進酒吧。
  這也算是一家極為高檔的酒吧,沒有嘈雜的重金屬音樂,輕輕緩緩的靡靡之音纏綿悱惻,昏黃流離的燈光曖昧無限。男人們有在舞池中輕歌曼舞的,有獨自喝酒尋覓獵物的,也有安靜坐在昏暗處觀察的……
  而坐在角落裏的封逸,神色懶怠,薄唇微勾,抿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味道。他舒展肩背靠在沙發上,修長有力的五指輕輕搖晃著手中的酒杯,漫不經心的掃視著酒吧。
  所以,當蒼漱突然出現在這裏的時候,毫無例外的吸引了大部分人的視線。
  第一眼就是他那清瘦的身形卻偏偏穿了一套大碼的男裝,就像是偷穿大人衣服的少年跑到了酒吧來。第二眼便會被他乾淨的像是一汪清水的眼睛所吸引,周身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氣質,處在這昏暗曖昧的氛圍裏,讓周圍的人們不自覺的想要去將純白染黑。
  而剛剛還漫不經心的封逸,也不自覺的坐正了身體。
  蒼漱走進來才發現這裏面人比想像中還多,而且燈光昏暗,三五成群坐在一起,他根本找不到自己的恩主在哪兒。
  一時間,不由得犯了難,圓圓的包子臉微微鼓起,這可愛的模樣看得人控制不住的想要上去捏一捏。
  蒼漱掃視了一圈依舊沒什麼發現,不由得鬱悶的揉了揉臉頰。
  「要喝一杯麼?」突然,一道男聲響起,隨即一杯酒被遞到了他的面前。
  蒼漱仰起臉望過去,是一個陌生的男人,只是對方眼底的情緒讓他不喜。所以他搖了搖頭,「不用了,謝謝。」
  他的嗓音即便冷淡也帶著小貓兒似得軟糯,讓男人不自覺咽了口口水,尤其是明亮純粹的眼眸讓人看的心底發癢。
  男人控制不住的靠近,伸手拉住蒼漱細白的手腕,嗓音帶著隱晦的笑意,「心情不好麼?要不要跟我去一個地方,我會教你……」
  雖然不明白對方在說些什麼,但蒼漱尤其厭惡這個人的靠近。他皺了皺眉,剛想動作卻突然想起長老們說過不能在人前用法術的事,因此只能抿緊了唇乾脆的開口,「不去,放開我……」
  單憑力氣,蒼漱自然是掙不脫男人的,反倒引得對方更加用力想將他拉進懷裏。
  就在他氣的漲紅了臉時,一隻修長有力的手突然握住了男人抓他的手,隨即手腕輕鬆一翻轉便將男人甩了出去,而蒼漱也落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原本還有些慌亂的蒼漱剛想推開人,卻被心底一瞬間出現的波動感應怔在了原地——他的恩主出現了。
  「對待小美人,要紳士一點呀。」帶著笑意的低沉嗓音響起,卻有著涼涼的意味。
  封逸依舊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樣,可眼底的冷意卻讓被甩開的男人微微怔住。
  男人狼狽的看了封逸一眼,封逸在這裏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他惹不起,因此只能憤憤不平的咽下這口氣轉身離開。
  封逸這才低頭看向懷裏的人,少年正緊緊的抓住他胸前的衣服,像是生怕他跑了一樣。
  封逸不由得微微勾唇,傾身覆在他的耳邊,「抓得這麼緊?」
  特意壓低的嗓音帶著悶悶的笑意,熱氣噴灑在白皙的耳廓跟脖頸處,瞬間激發一陣陣酥酥麻麻的溫度,顯得親密又曖昧。
  只是這一切,蒼漱都是不理解的,他只是對於耳邊突然的熱氣造成的癢意嚇了一跳,猛的抬手捂住耳朵,呆呆的瞪著面前的男人。
  而原本還心有旖旎的封逸在對上蒼漱明亮而不諳世事的眼睛時,不知道怎麼的,原本輕佻的笑意竟然緩緩消散。
  不可否認,他最開始對這個少年也是存了心思的。可是在真正面對這麼一個清澈的眼神,他又實在是下不了手。他敢說,懷裏這傢伙肯定不知道酒吧是用來幹什麼的,就純粹跑來玩了。
  「算了。」封逸最終還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直接拉著蒼漱的手轉身一起離開。
作者有話要說:  開學快樂,可愛的讀者小天使們~
  此文#文名已暴露一切# #這是一個小甜餅#~~
  這邊很久沒出現的阿楚因為也是個要工作的人了呀→_→現在才知道工作究竟有多辛苦,每天回來躺床上就再也不想動一根手指頭了,所以還不知道以後會不會再有精力來完成我喜歡的那些故事。
  不過,已經挖了的坑一定會填完的,新坑估計遙遙無期,沒把握填完的話我就不開了。
  這個坑是以前寫完了的,不用擔心,最近修改下放出來【我不會說是因為沒更文所以愧疚的拿來補償充數的QAQ】巨星這兩天會更的~

  ☆、小白鼠,白又白

  等到將人帶出了酒吧,看著還有些發呆的人,封逸一手插兜,懶懶的道:「快回去吧,這裏不適合你來玩。」想到些什麼,又有些好笑的補充道,「以後不要偷了大人的衣服來這裏了。
  
  」
  
  蒼漱第一個反應就是,「才沒有偷大人衣服!」眼看封逸要離開了,才又迅速回過神來,他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報恩物件,還沒搞清楚對方的願望是什麼,怎麼能讓人這麼輕易就離開
  
  。
  
  「誒誒,那個,等等!」見封逸不明所以的看過來,蒼漱有些無措的揪了揪衣服,「那個,你……」
  
  長老好像說過,一般直接告訴說要幫對方實現願望會不被相信的,所以最好先慢慢觀察。
  
  想著,蒼漱點了點頭,軟糯的嗓音有些緊張的開口道:「我……我沒有地方可以去……所以,可以去你家住一晚上麼?」
  
  他越說頭越低聲音越小,但封逸還是聽到了。所以……這是賴上他了麼?
  
  封逸突然覺得自己今天晚上是不是惹了一個麻煩。可他偏偏最是瀟灑的人,這麼一個又不能下手的美人帶回去幹什麼?
  
  蒼漱見他久久不回答,不由得立即抬頭,「我,我會很乖的!我保證!」
  
  沈默了片刻,封逸不得不承認,看著他烏溜溜水靈靈的眼睛濕漉漉的看著自己,自己不自覺的就是心軟。
  
  他無奈的攤了攤手,「好了,就當我今晚上做個好人吧。」說著,薄唇微微勾起,笑容變得有些意味深長,「你要是不怕的話,就去我家住一晚上吧。」
  
  「嗯嗯。」目的達到,蒼漱沒有多想,立即點頭如搗蒜,笑出一排小白牙,「你好,我叫蒼漱。」
  
  「封逸。」封逸報出自己的名字,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就知道這傢伙一點防範意識都沒有,不知道是哪家的寶貝疙瘩,被保護的這麼純粹。他抬手揉了揉他的烏黑碎發,軟軟的發絲,果然手感跟想像中一樣好。
  
  回去的一路上,蒼漱時不時偷偷瞥一眼封逸。這就是自己命定的報恩物件呀,他要爭取早日幫助恩主實現願望,完成任務!
  
  ……
  
  蒼漱跟著封逸回到了他家,是一棟獨立的別墅。封逸今天工作了一天,晚上原本準備去放鬆一下,卻又遇到了蒼漱的事,所以也沒有多少精力折騰了。
  
  給蒼漱安排好了臥室便早早回去睡了。
  
  而蒼漱蜷在被窩裏,咬著手指甲思考一個很嚴肅的問題。他總不能這樣一直賴在恩主家裏,那麼,要怎麼留下來呢?
  
  想到最後,突然眼前一亮,蒼漱有了主意,立即翻身拿出小本本,一下下制定好自己的恩主觀察日記過後,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暖暖的陽光透過玻璃窗灑進房間鋪成一地,封逸打了個哈欠清醒過來。好一會兒才想起昨晚上自己頭腦一熱貌似撿了個少年回來?
  
  他掀開被子起身,快速洗漱完後來到客房,卻發現被子早就疊的整整齊齊,而房間裏空無一人。
  
  已經走了?
  
  封逸皺了皺眉,緩緩走下樓來,只是剛剛拿了麵包跟牛奶坐在餐桌邊上時,卻一瞬間怔在了那裏。
  
  因為在他的對面餐桌上,有一隻巴掌大小的白毛小倉鼠正瞪著水靈靈烏溜溜的眼珠看著他。
  
  「啪嗒」,他手裏的麵包驚的掉回了盤子裏——他的家裏什麼時候多了這麼一個東西?
  
  而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茶几上一張紙條落入了他的眼裏。
  
  「謝謝你收留我一晚上哦,我得出去找工作找房子了。所以還要拜託你一件事,我目前沒辦法帶著我的小夥伴,只好先放你這裏寄養一段時間哦。放心,它跟我一樣乖乖的~\(≧▽≦)/~,拜託啦,我會儘快回來接它的。」
  
  看著最後還畫了一個大大的笑臉,封逸幾乎能夠想到那傢伙頂著一雙濕漉漉的大眼睛雙手合十說拜託的模樣。
  
  想著封逸便有些失笑,「這傢伙,就那麼肯定我會幫他養著……」
  
  收好紙條,他重新坐回餐桌邊上,現在再看餐桌上那只小倉鼠,粉嫩的鼻頭,烏溜溜的眼睛,渾身白白的絨毛猶如小白球一般。
  
  見小白球一直盯著自己面前的食物,封逸挑了挑眉,「想吃?」
  
  他剛說完就覺得自己有些可笑,竟然跟一隻小倉鼠說起了話,只是,沒想到小倉鼠竟然可愛的歪了歪頭,隨後立即窸窸窣窣從桌子對面移了過來,蹲坐在他面前,眨巴著大眼望著他。
  
  封逸看的一陣目瞪口呆。別說,這倆眼睛還真像,一樣水靈靈似得望著自己,就像是能聽得懂自己說話一樣。
  
  而效果也是一樣的,他對這樣的蒼漱會心軟,對小倉鼠也是同樣的,毫無抵抗力。原本不怎麼喜歡寵物的封逸難得的柔和了神色。
  
  而另一邊,已經變身成小倉鼠的蒼漱暗暗為自己的機智得意的晃了晃屁股。
  
  封逸重新用小盤子裝了一小份乳酪放到小倉鼠面前,「好了,調皮鬼,吃吧。」
  
  蒼漱興奮的晃了晃身子,迅速用兩隻前爪捧起一塊小小的乳酪湊近嘴巴,「吧唧吧唧」的啃了起來。
  
  這可愛的模樣,讓封逸看的一陣失笑。原本對於幫養一段時間不怎麼高昂的情緒,現在卻覺得跟這樣一隻倉鼠生活似乎也很不錯。
  
  看對方吃的興高采烈,渾身白毛絨絨的模樣讓他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小倉鼠,果然,跟蒼漱的頭髮手感一樣好,柔軟而舒適。

  ☆、粉紅的日常

  用完早餐,封逸要去上班了,開始翻箱倒櫃的為小倉鼠準備食物跟乾淨的用水。
  他在餐桌上放好了切成小塊的水果,還裝了些小魚幹跟花生米放在外面。佈置完這些,他暗暗決定下班後還要買些鼠糧回來。這才拍了拍小倉鼠的頭,「乖乖在家等我回來。」
  蒼漱還不知道封逸原來這麼仔細的,看著他擺好食物跟水出門後,倉鼠的習性讓他迅速的將食物打包儲藏好。隨即叼住幾個小魚幹心滿意足的出了門,偷偷跟在了封逸的身後。
  嗯,恩主觀察日記第一天。
  在蒼漱的印象裏,封逸平時總是一直帶笑的慵懶模樣,沒想到對方工作起來這麼嚴肅,抿緊了唇氣場十足。
  雖然到目前為止,他還沒發現這個恩主的願望是什麼,不過他不著急。趴在隱蔽角落裏的蒼漱,一邊享受著小魚幹,一邊觀察著工作的封逸——有小魚幹的生活真美好。
  另一邊的封逸總覺得辦公室裏隱隱有「哢擦哢擦」的響動,只是他停下動作凝神細聽的時候,卻又消失了。
  這窸窸窣窣的響動倒是像極了家裏那只小倉鼠啃果子時的動靜……封逸無奈的搖了搖頭甩去思緒,才一天難道他就已經開始想念那傢伙了?
  ……
  一連好些天,蒼漱的觀察都沒有絲毫進展。他只覺得封逸生活也太規律了,除了上班,就是回家養小倉鼠,他覺得自己都快被小魚幹喂成一個小胖球了。
  這天,午休的時候,蒼漱照常跟在封逸身後,卻不小心弄出了聲響。
  「誰?」封逸皺眉看過來。
  這下子躲不過了,蒼漱吐了吐舌頭,從藏身的柱子後面探了頭,走了出來。
  封逸挑了挑眉,看了看今天穿著白t恤牛仔褲,越發顯得清澈靈動的蒼漱,「你怎麼在這兒?」
  蒼漱眼珠轉了轉,「我,我在附近找工作。」
  看著蒼漱稍稍有些局促的動作,封逸還以為對方是在擔心他不幫他養小寵物的事。於是笑著點了點頭,拉長了語調道:「哦?那你放在我家的小夥伴……」
  蒼漱心裏一驚,「嗯嗯,我馬上就找到房子了,所以,拜託再養幾天,它很乖的。」
  看蒼漱瞪圓了烏溜溜的眼睛急急忙忙的拜託,封逸就覺得逗弄他很開心,興致勃勃的道:「那你要怎麼報答我?」
  報答?蒼漱聞言眼前一亮,激動的伸手抓住封逸的手臂,「你想要什麼?」
  封逸垂眸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白嫩細長的手腕,心中一動,也不再逗弄他,眼底笑意柔和的道:「那請我吃個飯吧。」
  「啊?你想要的,就只是一起去吃個飯麼?」蒼漱鼓著包子臉,有些鬱悶。這一定不是他的願望,因為他們的報恩任務都是有感應的,可是他說完後,他心裏一點反應都沒有。
  「嗯?怎麼了?」封逸有些不明所以,剛剛還興奮的人怎麼一瞬間就垮下了臉,不過這樣也很可愛就是了。
  「沒什麼……」蒼漱揉了揉臉,果然任務不是那麼容易完成的,他還是慢慢觀察吧。而且他的恩主也的確是個很好的人,不僅收留了他一晚,還願意幫他養小倉鼠。所以,他決定,「我帶你去吃一樣好東西!」
  封逸好笑的看著蒼漱一瞬間又眼冒紅星的模樣!這傢伙變臉也是真快!
  只是,當封逸一身西裝革履站在大街上一手捧著一個甜筒時,簡直哭笑不得。
  他瞥了眼身邊的蒼漱,也正一手一個甜筒,眯著眼伸出小舌頭嘶嘶的舔著。
  「你怎麼不吃?」蒼漱側頭看他,陽光下如一汪清水般清透的眼眸讓人一路清爽到心底。
  原本還覺得在大街上有些尷尬的封逸一瞬間放鬆了下來,笑意柔和,「看著你就夠了。」
  「什麼?」蒼漱呆呆的望過來有些不明所以,唇邊沾染的一圈白色奶油顯得格外呆萌。
  封逸看的心底一動,不由得傾過身體抬手幫他抹去,細長微涼的手指在唇邊緩緩摩挲遊移,封逸放大的俊臉近在眼前,一時間莫名升高的溫度即便吃著霜淇淋也不能降下來。
  蒼漱瞪圓了眼一眨不眨的看著他,可是心卻莫名其妙的跳的飛快,甚至臉色不受控制的迅速漲紅。
  就在封逸的臉越來越近的時候,蒼漱突然抬手推開人,板著臉一本正經的道:「我我我還有事,先走了。」
  看著慌慌張張跑走的人,原本差點控制不住親上去的封逸「噗嗤」一聲笑出聲來,喃喃自語,「真是……」
作者有話要說:  這麼久了還有人愛我好開心~\(≧▽≦)/~為了治癒乃萌被坑傷到的心,甜不甜~【扭】

  ☆、這就是愛

  蒼漱直到看不見封逸了才停下來大口大口喘氣,他抬手捂著燙紅的臉——果然,長老們說得對,跟人類呆久了會生病的!
  而且總覺得跟恩主這麼近距離接觸生病的更快!所以,蒼漱決定還是搬出來的好。
  想著,他便在封逸公司大樓周圍選定了一個花店,看封逸下班差不多了,便先早早回了家。
  所以等封逸下班回到家的時候,蒼漱已經舒服的癱在沙發上,露出白嫩嫩毛絨絨的肚皮。
  封逸好笑的走近,戳了戳小倉鼠的肚子,「小傢伙,你的主人把你丟給我了。不過,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蒼漱哼唧了一聲,封逸看早上留下的食物果然吃完了,便拿出買回來的鼠糧,招呼著蒼漱過去。
  可蒼漱只瞅了一眼,便扭過身,鼓著嘴,表達對於新食物的不滿!最後還是封逸做了土豆小排骨,這個傲嬌的吃貨才悠悠的挪了過去抱著小排骨啃了起來。
  晚上,要給小倉鼠清洗下,封逸特意上網查了查,據說水洗怕感冒,但又不能不清洗。而蒼漱個人對於洗澡也特別排斥,所以一個澡折騰了很久。
  期間水花四濺,封逸的襯衣都濕透了,最後終於手忙腳亂的洗完,趕緊用準備好的幹毛巾將小傢伙包裹起來。
  好不容易洗完後,包裹在毛毯裏的小傢伙狠狠的瞪著他,只是越發顯得濕漉漉的烏溜溜眼睛絲毫沒有震懾力。
  「你怎麼跟你的主人一樣,就知道這樣瞪著人,可是,一點都不可怕,反而……」封逸原本低聲的笑語漸漸在烏黑水亮透徹的驚人的眼眸下消失。
  透過這雙眼睛,他似乎看到了蒼漱,隨即不自覺的柔和了神色,思緒飄遠。
  自從遇到蒼漱,他的生活竟然變得為了他破例起來,不再出去放鬆,就連養寵物這種以前覺得最無聊的事都做得津津有味。
  他對他似乎真的遷就太多。
  ……
  第二天,封逸照常去上班,只是,在大門口便被沐少風趕上了。
  「阿逸,最近都不見你出來玩,怎麼了?不會真的被哪個小美人給收服了,乖乖從良了吧。」
  沐少風跟他家世相當,一同長大,所以自然而然的開起了玩笑。
  只是封逸還沒開口,就看到了對面柱子後面露出一角衣服的蒼漱。他立時揮開沐少風上前,「在這兒做什麼?」
  「啊,上班呀!」蒼漱嚇了一跳,隨即指了指對面的花店。原來他找到的工作就是在花店幫忙賣花,而正好花店對面就是封逸公司的大樓。在蒼漱看來這樣既能觀察恩主,又不至於太近會「生病」。
  「對了,還要謝謝你,我已經找到工作跟住的地方了,所以,我準備去接小倉鼠回來。」
  封逸遲疑了會兒開口,「嗯,我明天給你帶過來吧。」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不想就這麼跟他斷了聯繫。
  搞定這件事的蒼漱點了點頭,笑的眉眼彎彎,「好的,那我先去工作了。」
  只是,剛剛轉身的蒼漱突然後知後覺的想到,明天封逸要怎麼將自己送還給自己?
  封逸看著蒼漱走遠,而一直沒有說話的沐少風這才撞了撞他的肩膀,調侃道:「原來這就是你從良的原因?」
  「嗯?」封逸回過神來,有些不確定的疑問。
  「你不會是還沒搞定對方吧。」沐少風摸了摸下巴,「這麼多你年從來沒看過你這種眼神,歡喜又寵溺。」
  封逸突然覺得猶如醍醐灌頂,腦海裏晃來晃去的人影全是蒼漱。他們之間,從相遇到相處,他明明不是個愛管閒事的人,可是面對他,就是不自覺的會心軟。
  他喜歡他。
  既然喜歡,有什麼好糾結的。以他的身份跟手段,即便是喜歡個男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現在只要直接將人追到手就好。更何況,這麼笨的傢伙,他還搞不定麼?
  想通了以後,封逸微微勾了勾唇,眼底全是耀眼的色澤,就連工作的時候都心情舒暢。
作者有話要說:  霸道總裁的落跑甜心 get√~~好懷念的味道~
  話說,你們有沒有發現我在雙更,自己把自己感動的淚流滿面TvT



總得有個宴會
  封逸下班回到家的時候,房間裏一片寂靜無聲,一股不好的預感竄起。他皺了皺眉,掃視了好幾個地方,都沒有找到小倉鼠,不由得大驚失色。
  
  他飛快的上了樓,房間裏也沒有。
  
  能去哪里?
  
  就在這時,窗戶處突然傳來響動,封逸心一緊,迅速奔過去。
  
  果然,一隻小白球正靈活的從窗戶處滾進來。
  
  「你這傢伙……」他長舒了一口氣,抬手憤憤的揉了揉小白球,「你要是走丟了,我怎麼跟你主人交待。」
  
  今天晚了一步回來的蒼漱也是有驚無險的松一口氣。被這麼一說,他扭了扭身體表示不高興。
  
  封逸還以為小倉鼠在鬧彆扭,又輕柔的揉了揉他柔軟的毛髮,「好了,當然更多的是擔心你。」
  
  「明天就要將你送回給你的主人了,養了你這麼久,不知道會不會想我。」
  
  蒼漱當然知道這事,至於會不會想……暗暗搖了搖頭,又遲疑的點了點頭。
  
  不過封逸倒也沒有發現,笑著喃喃,「放心,我們很快就又會見面了。」
  
  蒼漱瞪圓了眼看著封逸一個人在那裏自言自語的模樣表示,他這是在說什麼?
  
  ……
  
  封逸第二天帶著小倉鼠一起去上班。
  
  小倉鼠身形尤為小巧,此時趴在他的口袋裏探出個小腦袋來,黑溜溜的眼珠靈動異常。
  
  封逸一邊開著車,一邊時不時看一眼它。等到了公司停好車,他拿好為今晚的晚宴準備的禮服盒子帶著小倉鼠先去花店。
  
  只是,封逸在花店卻沒有看到蒼漱,倒是花店老闆迎了上來,「您是阿漱的朋友吧,他昨天說是有事今天會晚些過來,所以倉鼠直接放到店裏就好。」
  
  封逸看了看口袋裏靈巧的轉著小腦袋的傢伙,還是有些不放心將它直接丟在這裏,於是只是留下了禮服,「他過來後,讓他換上這套衣服,晚上七點我會過來接他去一個地方。至於倉鼠,我先帶回去。」
  
  呆在封逸口袋裏的蒼漱幾乎急的跳腳,他好不容易想出這個方法的!而且,換衣服七點跟著出去是什麼鬼?為什麼沒告訴他!
  
  就這樣,蒼漱迷迷糊糊跟著封逸一起回到了辦公室。
  
  「乖乖地,待會接了你的主人,我們再帶你一起出去。」封逸將口袋裏的小傢伙放到沙發上便去工作了,蒼漱只好乖乖躺在沙發上用花生米堆著玩。
  
  只是,時間越來越臨近了,蒼漱在沙發上急得團團轉。剛好,趁著封逸去換晚宴的衣服時,他迅速的溜出了辦公室,變回人形跑回花店換了禮服又急急忙忙跑了過來。
  
  而剛剛在辦公室里間換好衣服的封逸出來時,便正好對上發絲淩亂,雙手捏著亂七八糟的領帶,靠在門口大口喘息的蒼漱。
  
  封逸有些好笑,「這麼急做什麼?」
  
  蒼漱揪了揪自己脖子上彆扭的東西,「啊?不是你叫我過來的麼?」
  
  「算了。」封逸笑著搖了搖頭,伸手拉過蒼漱,認真的為他重新整理了一遍,上下打量了一眼後,勾唇點了點頭,「不錯。」
  
  蒼漱被對方這突然的誇獎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封逸狀似不經意般拉過他的手,「好了,我們馬上出發,今晚需要你陪我一起參加一個晚宴。」封逸說著突然發現了不對勁,他皺眉掃視了一圈辦公室,「小倉鼠呢?」
  
  原本乖乖聽封逸說話的蒼漱這時候不由得眼神飄忽了一瞬,有些遊移的道:「大概,它跑去哪兒玩了。放心,它經常這樣,不會丟的。」
  
  封逸狐疑的看了蒼漱一眼,又看了看手錶,時間快到了。蒼漱看他這幅模樣,立時舉手保證,「以前它也經常一個人溜出去玩,不過都找得到路回來。」
  
  封逸想到上一次小倉鼠也是自己找回來的,有些放下了心,「那好吧,我們先走。我讓外面的人留意下這邊,他回來了就通知我們。」
  
  蒼漱乖乖點頭,跟著他離開。
  

  ☆、情敵什麼的必不可少

  晚宴上,男男女女輕晃著高腳杯,一陣觥籌交錯,白衣黑領的侍者遊刃有餘的穿梭來去。
  封逸帶著蒼漱出現的時候,隱隱吸引了大部分人的視線。雖說封家現在算是封逸的一言堂,可這麼堂而皇之的將一個男人在這種正式的場合帶在身邊,也算是獨一份了。
  在場的人這段時間也大都聽說封逸最近極寵一個男人,甚至都收了心安定下來了,原本還不信,現在看著他對這人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只怕不僅僅是得了寵那麼簡單。
  封逸的應酬比較多,不能時時刻刻照看著蒼漱。因此裝了一盤子點心給他,然後將人帶到了角落裏,「我過去見幾個人,你乖乖待在這裏不要亂跑,我待會兒來找你。」
  蒼漱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點心,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反正他對這個晚宴也沒有興趣。所以周圍的人都端著酒杯,掛著得體的笑容來來往往,偏偏蒼漱一個人託盤裝了滿滿的點心窸窸窣窣的啃著,也幸虧封逸是將她帶到了隱蔽的角落裏。
  不過,一道輕笑聲卻突然響起,「你真是有趣,怪不得封逸會喜歡你。」
  蒼漱顯然也沒有想到這裏還有人,他驚的一下子抬起頭來,瞪圓了眼望著突然出現的男人,連自己嘴邊沾滿了糕點碎屑都沒有發現,「你你你笑什麼?」
  他這幅模樣,呆萌中帶著幾分憨態,倒是讓沐少風笑的不行,「諾,你的嘴邊。」
  蒼漱看了他幾眼,他好像記得上次見過這個人跟封逸在一起的,所以放下了戒心。抬手胡亂的擦了擦嘴,揚起臉,「現在還有麼?」
  被他這可愛的行徑萌到,沐少風笑著搖了搖頭,遞過來一杯果酒,「喝點這個,小心別噎著。」
  「謝謝。」蒼漱接過杯子,看著玻璃杯裏顏色漂亮的液體,伸出舌頭試探性的舔了舔。瞬間眼前一亮,一仰頭咕嚕咕嚕喝了下去。
  「這是什麼,好好喝。」蒼漱砸吧砸吧了嘴,雙眼亮晶晶的盯著他。
  沐少風摸了摸鼻子,不受控制的心漏跳了一拍,又遞了一杯過去,「果酒,你沒喝過?」
  蒼漱搖了搖頭,接了過來,嗅了嗅,香香甜甜的,他眯了眯眼,這一次小口小口的喝了起來。
  沐少風一直坐在一邊陪著他,他原本只是來看看自己好友喜歡的人,沒想到現在卻是不想走了。
  「好好喝,還要……」突然一雙細嫩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軟軟糯糯的嗓音不自覺帶著撒嬌的意味。
  沐少風側眸看向身邊的人,原本烏溜溜的靈動眼眸此時滿是濕濕的水霧,迷茫的神色看的人心中發癢。
  「真是,果酒你也能喝醉。」
  沐少風不自在的別過頭,喃喃,「真可惜,要不是封逸,我一定……」
作者有話要說:  雙更的我萌不萌~【捂】下章就結局了~又即將有一個填完的坑~~

  ☆、以身相許的報恩

  「少風。」
  一道不高不低的嗓音平淡的響起,剛剛應酬完的封逸大步向著這邊走過來,他的唇角依舊帶笑,走過來的步伐也依舊風度翩翩,可是任何人都能看出他生氣了。
  沐少風原本沉浸的心突然一冷,隨即揚起了招牌性的笑容,頂著封逸冷銳的視線,狀似平常的笑道:「你來了正好,這傢伙竟然喝果酒喝醉了。」
  封逸毫不客氣的將扒拉著沐少風的蒼漱拉進懷裏攬住,抬眸似笑非笑的看著沐少風,「多謝了,我帶他回去了。」
  封逸不得不承認,看到蒼漱跟別的男人稍稍有點親密,他就心情極度不舒服。
  所以,他只能是他的。
  他決定儘快明說,因為他敢肯定,他如果不說,這個笨蛋永遠都不會明白。
  封逸將車開回別墅,然後輕輕鬆松把蒼漱抱回家放到床上,甚至打了熱水準備給對方擦擦臉。
  蒼漱依舊迷迷糊糊的,烏溜溜的眼眸水霧朦朧,還時不時胡亂蹭動。
  封逸的手一頓,垂眸便看到蒼漱被酒液沾濕的唇瓣微微開闔,泛著誘人的色澤。
  最終,他還控制不住的俯身,輕輕貼上了他粉嫩的唇瓣。
  果然,跟想像中一樣,柔軟香甜。
  封逸只覺得渾身燒了起來,熱烈的溫度幾乎讓他額頭冒出細密的汗珠。
  可是!在這緊要關頭,原本躺在床上的人卻突然不見了!
  封逸呆愣在那裏,瞪著床中心——原本粉嫩嫩的小美人竟然變成了一隻毛茸茸的小倉鼠!
  他剛剛還燒的熱血沸騰的大火瞬間「吧唧」一聲被兜頭一盆涼水給滅了個乾淨。
  看著熟悉的倉鼠形態,封逸有些不確定的摸了摸,的確是跟蒼漱一樣舒適的觸感。
  他坐倒在床邊,竭力冷靜下來,將一系列事情串聯起來,隱隱有了猜想。如果是真的,那麼所謂的小倉鼠應該就是蒼漱?
  封逸陰晴不定的看著熟睡的傢伙,覺得他需要一個解釋。
  而美美睡了一覺醒來的蒼漱看著床邊黑著臉的人,一瞬間清醒。他好像記得昨晚自己不小心在他面前變回了倉鼠模樣QAQ……長老沒有說遇到這種情況要怎麼辦呀!
  「你不解釋下麼?」封逸想了一夜,發現這個傢伙如果是傳說中的妖怪,那麼也並沒有做什麼事傷害自己。所以怒火害怕什麼的倒是沒有,只是對於蒼漱隱瞞自己,還是心有鬱氣。
  蒼漱眨了眨眼睛,反正不管怎樣,先認錯!想著,他雙手合十,蹲坐在床上,一雙水靈靈的眼睛仰頭濕漉漉的看著他,「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我沒有惡意的,我,我其實是來報恩的……」
  說著,蒼漱一五一十的解釋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而封逸聽完後也確定了蒼漱並沒有其他的心思,他的確那麼笨。
  所以,他開始恢復平時的笑模樣,戳了戳蒼漱的包子臉,「那你怎麼不直接說你是來報恩的。」
  蒼漱察覺到氛圍已經和緩,立時得意起來,挺了挺胸,「我才沒那麼笨了,長老們說,你們現在的人都不相信會有這種神奇的事,要真是發現了我會變成人,就會把我燒掉的。」
  封逸看他這副模樣,最後的鬱氣也消散的差不多了。
  蒼漱探頭探腦的問出,「那個,你究竟想要什麼?我真的可以幫你實現的。」
  看著小倉鼠信誓旦旦的神色,封逸覺得願望什麼的,還沒有面前這個呆呆傻傻看起來有那麼一丟丟可愛的倉鼠好玩。
  儘管如此想著,封逸面上卻露出似笑非笑的模樣,「你的意思是,你要報恩?」
  蒼漱有些不明所以的點了點頭,但直覺的危險讓他還是不自主的咽了口口水。
  封逸坐到床邊換了個姿勢,一臉玩味的笑意,「那你準備好怎麼報恩了麼?」
  蒼漱搖了搖頭,有些苦惱的咬了咬指甲。
  封逸笑的意味深長,輕聲道:「《白蛇傳》知道麼?」
  蒼漱愣愣的搖了搖頭。
  封逸笑的更燦爛了,「白蛇也是找許仙報恩,跟你情況一樣,所以,我們也就按照他們那樣報恩吧。」
  聽起來好像是一樣的,蒼漱鄭重的點了點頭。
  於是,蒼漱就這麼把自己給賣了。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看完閱兵後,腦袋裏全剩下大長腿了,擱人講時全是腿腿腿→_→媽蛋,這麼些年小說白寫了。
  然後,正文完了,還有個小番,在醞釀怎麼能不被和諧(⊙v⊙)
  謝謝塵是,雪鱈的地雷~~啃乃萌臉(づ ̄3 ̄)づ╭?~

番外:生日禮物
  在蒼漱跟封逸確定關係後,封逸的第一個生日,他決定準備一份禮物。
  
  他想著或許沐少風會知道封逸喜歡什麼,就去問了被封逸列為重點防範對象的沐少風。
  
  沐少風告訴蒼漱,男人都喜歡金錢跟美人。
  
  所以這天封逸回來,就看到滿屋堆疊的金光燦燦。他嘴角抽搐,無力的喚來蒼漱,「阿漱,這是在做什麼?」
  
  「生日禮物,你不喜歡麼?」蒼漱歪了歪頭,「可是沐少風說男人都喜歡金錢跟美人,你不喜歡金錢,難道是美人……」小聲的說著,蒼漱皺了皺小巧的鼻子,不知道為什麼,如果是這一點的話,他竟然一點也不想要滿足他的願望。
  
  原本聽到前面正恨不得撕了沐少風的封逸,聽懂蒼漱後面的意思時卻滿心歡喜。
  
  他拉過還在發呆的人一把抱起,低沉的嗓音帶著悶悶的笑意,「我的確是喜歡美人,不過,我只喜歡你這一個,別的都不要。」
  
  蒼漱一瞬間臉燙紅了起來,手腳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
  
  封逸直接將人抱上樓,很快解了兩人衣服倒在床上,露出對方奶白色的光滑皮膚,微帶薄繭的手指劃過精緻的鎖骨,皮膚的觸感猶如上好的暖玉,直讓人愛不釋手。
  
  蒼漱憋紅了眼角,扭了扭身子,一副想要掙脫的模樣,封逸直起身按住他,湊上去舔了舔他的唇角,低沉的嗓音帶著壓抑不住的渴望,柔聲道:「不疼的,乖……」
  
  蒼漱當然知道,封逸從來都捨不得讓他疼。只是雖然做那事的時候是很舒服,可過後他都是腰酸腿軟的,甚至對方有一次要了很久弄得他小弟-弟都紅了。
  
  蒼漱想著,一個激靈翻了個身,就想要爬到床角。
  
  可是,封逸哪里會放過他,瞪著對方光溜溜的撅著屁股想要爬走的模樣,咽了口口水,只覺得整個眼眶都紅了!
  
  「乖乖,聽話,我會讓你很舒服的……」他伸手拖住蒼漱細白的腳腕,輕鬆的將人拉了回來,細密的吻不斷的落在耳垂脖頸處,大手緩緩遊移在蒼漱腰腹,讓他很快軟了身子。
  
  等到撫弄好蒼漱下-面,他這才自己弄好後面,小心的坐了上去。
  
  察覺到已經無可避免,蒼漱不由得有些悲憤的咬了咬對方的手指,可下一瞬,那人就用力縮了縮內-部,讓他一瞬間忍不住眯眼叫出了聲。
  
  封逸輕笑,他愛極了他這幅模樣,不由得一邊動作一邊俯身細細親吻著蒼漱的唇角。
  
  「我的小倉鼠,我愛你……」
  
  封逸每輕聲說一遍就落一個吻,蒼漱迷茫著眼,回抱住他。
  
  他覺得自己可能真的生病了,還病得很厲害。
  
  不過,這個病一點都不難受,心裏只覺得甜甜的,比吃了甜糕還要甜。
   
作者有話要說:
完結,窩裏又長出了一堆草~\(≧▽≦)/~愛乃們
    web拍手 by FC2

只對管理員顯示